第五百二十八章:盘古虚影

第一长江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乾坤老祖轻笑了一声,说道:“这下策嘛,诸位就姑且一听。其实也很简单,那就是赔礼求和。如今巫族虽然被各方所围攻,但还没有准圣出手,想来各方势力也是心中顾忌后土圣人,不敢逼迫巫族过甚。”  他顿了顿,继续说道:“俗话说,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。既然各方无意于灭巫族,诸位也就不必去拼命了,只要回到了洪荒世界,或者是等到后土圣人降临,你们巫族想要翻盘,乃至是百倍报复回来,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。”  “我巫族从来就只有站着死,未有跪着生的。你此策,真乃下策。”  祝融不屑一笑,其他祖巫眼纷纷点头。  他们连天地都不拜,宁死不屈,又怎么可能向人族低头。  乾坤老祖心中暗怒,感觉受到了羞辱。  只不过,他还想着榜上巫族这条大腿,最后也只能忍下心中的怒气,尴尬一笑。  帝江也注意到了乾坤老祖的神色,他忙轻咳了一声,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们事不宜迟,接下来就施展都天神煞大阵,尽快联系上后土。”  烛九阴点了点头,沉吟道:“施展都天神煞大阵需要十二人,没有后土,我们可以从她那一支选出一名大巫来,我看后羿不错,他的修为已达大罗金仙巅峰,勉强可以。”  “可以!”  帝江点头,其他祖巫也没有意见。  很快,他们就召回了在前方作战的后羿,传授了他都天神煞大阵。  半个月的时间,匆匆而过。  当后羿完全熟悉了阵法之后,他们便准备开始施展都天神煞大阵。  盘古殿前。  数十万留守的巫族精锐,站在广场外围。  广场之中,十一位祖巫和后羿分别占据着一个方位,隐隐成一个玄妙的阵势。  帝江眼神凝重,他大喝一声:“都天神煞大阵,起!”  随着他话落,诸祖巫和后羿纷纷全力催动着全身气血,宛若一道道通天火柱般,冲天而起,直入云霄。  在瞬间,方圆亿万里的空气,都被排斥一空。  十二道气血,炙热得如火焰一般,熊熊燃烧,它们在九天之上相交,并快速融合了起来,发生着一种奇妙的变化。  立时,一股苍茫悠远而又恐怖的气势,瞬间弥漫了开来,威压整个轮回世界。  所有人都感觉身子一沉,宛若有泰山压顶。  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恐惧之意,弥漫全身,让人战栗。  轮回世界各处,众准圣纷纷露出了惊骇之色,连忙望向巫族的方向。78中文首发 om om  人族圣殿。  李逸之这段时间里都在闭关疗伤,忽然之间,有种心悸的感觉袭上心头,惊得他猛然睁开了眼睛,望向了不周山方向。  他的目光穿过无尽空间,看到了盘古殿上空,大片的血气海洋在翻滚中。 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那些剧烈翻滚的血气海洋,逐渐凝聚在了一起,化为了一尊高有亿万丈的大汉。  这大汉面容刚毅,双眸如星,皮肤呈青铜之色,散发着一股极其沧桑而恐怖的气息。  “盘古!”  李逸之几乎脱口而出,心中惊骇。  “不对,这不是盘古,而是都天神煞大阵!”  他连忙摇头,看到盘古殿前,十一祖巫和后羿正全力催动着气血,以都天神煞大阵,凝聚出了盘古虚影。  虽然这只是个虚影,但是论气息,却已经远远超过了准圣巅峰。  如果不是后羿托了后退,如果是以十二祖巫布阵的话,这凝聚出来的盘古虚影,恐怕有着堪比圣人的威能。  李逸之眼中神光湛湛,死死地盯着高空之上的盘古虚影。  这对他来说是一个绝佳的机会,可以从盘古虚影中,窥视到盘古的一些道韵,从而用来完善盘古真身和开天斧法。  只是他有些想不通,巫族不去抵抗各方势力的攻伐,为何要选择施展都天神煞大阵,莫非是为了威慑各方势力?  就在李逸之胡思乱想之间,盘古虚影大喝,他声音如惊雷一般,在众生脑海中响起。  “斧来!”  盘古虚影右手一招,无尽的日月星辰之光便坠落而下,化为了一柄巨大的开天斧。  这开天斧乃是真正的开天斧,通体漆黑。  斧的两面即没有天地宇宙,也没有万物生灵,只有纯粹的黑色。  这种黑色,透发着无尽的杀伐之意,似若锐利到了极致,可以破开一切。  那怕是天地法则在这一斧之下,也要化为齑粉。  开天斧成型,无数法器哀鸣。  李逸之元神中的东皇钟,更是剧烈震了起来,似乎要破空飞走。  他心中惊骇,连忙把东皇钟收入到了内天地,才斩断了盘古虚影和开天斧对它的影响。  开天斧在手,盘古虚影的气息,攀升到了极致。  他仰天大喝,手持开天斧当空劈下。  一道斧光迸射而出,绵延了数百亿里,几乎把轮回世界一分为二了,形成一条阔有数十万里的真空地带。  那是真正的真空,什么都没有,无论是物质,还是法则。  轰隆隆!  轮回世界在剧烈颤抖着,一道道空间波纹,从真空两侧迸发而出。  所过之处,无数山峰化为了齑粉,大片的疆域化为了废物,无数生灵受到了波及,纷纷陨落。  嘶!嘶!  这一刻,众准圣纷纷倒吸着凉气。  这盘古虚影实在是太恐怖了,那怕是准圣巅峰,在这一斧之下,也是有死无生。78中文最快 手机端:https:/om/  “快,快!撤走所有大军!”  “巫族不可敌,不可敌!”  “人皇误我!”  …………  罗睺等人被吓到了,连忙传讯前方战场,让大军退回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