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八十三章:入梦弟子

第一长江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“事情恐怕没有这么简单。”  “先不说李渊为什么突然要册封神武门为国教,就算是册封为了国教,也最多是捧杀了神武门而已,而我又哪来的危险?”  “这其中,恐怕是另有隐情。”  “亦或者我先前的感应是错的,危机并非来自神武门?”  李逸之皱眉凝思,他转头望着远去的秦王李世民座驾,身形无声无息地在原地消失。  虚空中。  四条蛟龙拉着大辇飞行,气势雄浑。  大辇之中,李世民端坐。  他冷峻的面庞上,带着愁绪,双眉紧皱。  在他左侧,坐着一个俊朗的中年男子,正是他天策府的重要谋士房玄龄。  房玄龄劝说道:“殿下,此事多想也是无用,如今只希望神武门门主能够听劝,拒绝陛下的册封。否则这神武门,恐怕是离灭门不远了。”  李世民叹息道:“玄龄,我大唐诸将之中,有近三分之一是神武门的弟子,基础武官更是占了近一半,一旦神武门出事,我们大唐必乱。  说实话,孤也并无把握劝说楚门主,当年孤在神武门学艺之时,和楚门主接触不少,知道此人一心想要发展神武门,他恐怕无法拒绝这个诱惑。”  房玄龄凝眉,不解道:“殿下,陛下好端端的,怎么会突然想要册封神武门为国教,而且态度还如此坚定,根本不顾众大臣的劝阻?”  “此事孤也不知,只是父皇的决定,孤也不好过分的阻拦,以免诸将离心离德,因而才只好主动接下这个任务,前往神武门传旨,就是希望能够借机劝说楚门主。”  李世民摇头,心中也很疑惑。  他是神武门的记名弟子,因而才能够得到神武门一系的支持,控制了大唐近七成的大军。  面对李渊的决定,他根本不敢阻止,以免被麾下诸将记恨,与他离心离德。  因为这件事情,他根本无法跟麾下的诸将解释。  那样只会让诸将认为他李世民心胸狭窄,忌惮神武门,所以才出手打压。  房玄龄凝眉,沉吟道:“殿下,我始终觉得此事有古怪。陛下就算是要册封国教,也应该首选天师道才是,我大唐之所以能够取得天下,离不开天师道的支持。  可是陛下却执意要册封神武门为国教,这不仅得罪了天师道,更是捧杀了神武门,乃是取乱之道,我不相信陛下会如此不智。ァ78中文ヤ~⑧~1~ωωω.7~8z~w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  还有,这圣旨也是古怪,竟然要求神武门举行大典,向已经飞升仙界的神武门老祖祈告,向对方报喜。我怎么有种感觉,陛下这么做,是故意给神武门老祖看的。”  李世民一愣,他缓缓点头说道:“如果不是你这么一说,孤都差点没有注意到这一点。那神武门老祖虽然飞升仙界了,但如今恐怕也只是一介天兵吧。父皇如此处心积虑地,想要给神武门老祖传信息,究竟用意何在?”  他虽然没有资格去仙界,但是作为秦王,对于天庭的存在以及组织架构,还是多有了解的,知道在人间称霸一方的天仙,到了仙界也就是个天兵而已。  李世民和房玄龄的对话,被李逸之清晰地听在耳中了,他心中此刻已经明悟了,危机从何而来,确实是来自神武门。  一旦神武门举行大典,向他祈告,那身处天庭中的他,是能够听到来自冥冥中的祈告的。  届时,他肯定明白这是在捧杀神武门。  如果他不想看着神武门被灭门,就必然要下界来阻止,到时候自然就是危险降临之时。  如此计谋,和上次牛魔王等叛乱其实都是一个计策,引诱他下凡来。  李逸之可以确定,这肯定是佛门要对付他,同时还让大唐皇室和人教交恶,为接下来的佛法东传做了准备,简直就是一石二鸟之计。  “以我现在的实力,再加上有东皇钟在手,准圣以下,根本没有人能够威胁到我,但我却感觉到了有着生命的危险。”  “这也就是说,此事是有准圣亲自出手,而且很大概率就是观音菩萨。”  东皇钟虽强,可却也不能够让他能够直面准圣。  准圣的强大,不是东皇钟可以弥补的。  或许等他达到了斩道境巅峰,才可能可以抗衡一二。78中文更新最快 电脑端:https://om/  想到观音菩萨,李逸之就恨得牙痒痒。  这个贱人,也不知道为什么,像条疯狗一般,一直咬着他不放,实在是可恨。  “既然你找死,那我就成全你!”  李逸之杀意盈胸,心中很快就有了打算。  虽然他是杀不了观音菩萨,但是有人却可以啊,那就是嫦娥。  想到这里,身处在内天地之中的本体,就闪身出了内天地,朝太阴星赶去,准备去说服嫦娥出手相助。  而他则身形悄然消失,转瞬间来到了神武门。  神武峰。  神武门门主楚离,正在练功殿中修炼,他盘膝坐在蒲团上,眼睛紧闭。  李逸之创立神武门,收了七位亲传弟子,其中楚离为大弟子,也是他最出色的弟子,修为已达地仙境巅峰,在雍州也有着不小的名气。  楚离眼皮抖了几下,他本来是在抽取大地之气淬炼元神的,忽然就感觉到一股强横的力量从天而降,把他的意识强行带入了梦中。  楚离心中大咳,怒喝道:“什么人,竟敢暗算本座?”  “是我!”  一个熟悉的声音,在楚离耳边响起。  他看着面前熟悉的身影,眼睛不由睁得老大,许久才颤声道:“师尊,是您么?”  “不对,你不是师尊,师尊才入天庭多少年,怎么可能能够下界?而且就算是下界,也不会这么偷偷摸摸的,把我拉入梦中!”  楚离很快就回过了神来,一脸警惕的看着李逸之,说道:“说,你究竟是何人,为什么要冒充我师尊?”  李逸之的名头,在三界之中虽然不小,但是以楚离的层次,显然还没有资格接触到。  因而他才以为李逸之在仙界之中,还仅是个籍籍无名的仙人,根本不可能下凡。  李逸之并没有因为楚离的怀疑而生气,他只是含笑道:“为师记得,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是在北周大成大业356年的冬天,当时你在武威城乞讨,仅有七岁。  我见你双目清澈有灵性,是难得的修炼之才,便决定收你为徒,让你跟我走,但你却以为我是人贩子,还在我右手上咬了一口,想要逃走。这些,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吗?”  楚离眼睛发酸,他轰然跪了下去,激动地拜道:“弟子楚离,拜见师尊。师尊,真的是你,弟子好想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