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八章:净念禅院

第一长江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洛阳城东,一座庭院中。  婠婠找到了祝玉妍,并把李逸之的条件复述了一遍。  最后,她询问道:“师尊,您觉得如何?”  祝玉妍嫣然笑道:“自然是答应他!”  婠婠有些诧异地看着祝玉妍,她没有想到师尊竟然答应得这么爽快。  要知道这可是天魔**啊,是阴葵派的镇派之法,唯有宗主和圣女可以修炼。  那怕李逸之开价诱人,但至少也得犹豫一下吧。  祝玉妍淡淡说道:“天魔**于我们而言,可能无比珍贵,但是对于李逸之这个层次的人来说,却并非不无不可,他应该是想要借鉴一番。但是不管如何,只要他修炼了天魔**,那么他便会被世人打上魔门的标志,自然而然就是我们的人。”  婠婠眼睛一亮,她却是没有想到这一茬。  她心中雀跃起来,道:“还是师尊英明,如果李逸之能够加入我们圣门,有我们相助,他必可以夺得天下,到时候便是光大我们圣门的时候。”  祝玉妍眼眸深邃,藏着深深的冷意。  只要和李逸之达成了交换,那她便可以得到邪帝舍利,从而把天魔**推到第十八重,届时她便有足够的把握,击杀石之轩。  婠婠又说道:“师尊,临走之前,我曾提到洛阳选帝之事,那李逸之虽然说得平淡,但是以我对他的了解,恐怕会在今晚强闯净念禅院,硬夺和氏璧。他是绝对不会眼睁睁地看着慈航静斋,上演这么一出大戏的。”  祝玉妍嗯了声,道:“婠婠,你现在去召集人手,同时暗中密切监视李逸之。如果他今晚真的行动,那我们就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。”  “是,师尊。”  …………  净念禅院,一座佛堂中。  梵清惠跪坐在一个蒲团上,低声念着经文。  师妃暄则站在她身后,轻声诉说着和李逸之见面的经过。  最后,师妃暄说道:“师父,李逸之此人心志坚定,几乎没有任何弱点,妃暄无能,无法说服他。”  梵清惠睁开了眼睛,冷冷道:“此人已入魔障,心中全无半点仁慈之心,这天下百姓,在他眼中也不过是争霸天下的工具罢了。既然如此,那我们唯有金刚伏魔了,方可解救这天下苍生。”  师妃暄低眉说道:“以李逸之的武功,只怕唯有散人出手才行。上次四大圣僧本想擒拿他,可是却被他无声无息地走脱了,我们都没有任何察觉。”78中文首发 https://om https://om  梵清惠嗯了声,道:“此时稍后再议,当前最重要的还是明日散人与宋缺一战,以及后天的洛阳选帝。只要把这两样做好了,我们便可彻底遏制住李魔头。”  “师父,明日之战还好说,可是选帝之事,我认为李逸之不会任由我们行动的。如果我猜得不错,他今晚就会出手。”师妃暄提醒道。  梵清惠冷哼,声音漠然道:“如此正好。这净念禅院不仅要散人坐镇,同时还有了空大师,以及四大护法金刚。他李逸之敢来,那就不要走了。”  …………  夜色如墨,天上群星璀璨。  戌时之后,一轮半残的明月,从东方天空冉冉升起,为世界平添了三分朦胧的光辉。  李逸之右脚一跨,便宛若虚空踏步一般,直接从城头落在了地面上,轻松写意,却又速度快若闪电。  施展神足通,他很快就来到了洛阳城南郊野的净念禅院外。  净念禅院坐落在一座小山上,规模极其宏伟,寺内建筑数以百计,宛若一座小城。  李逸之如闲庭散步一般,径直越过了围墙,来到了寺内。  山门之后,便是一座巨大的白色广场。  广场中央,立着一座骑金毛狮的文殊菩萨像,两侧还有陪侍的药师、释迦塑像,而广场四周,还有五百铜罗汉,形象各异。  视线越过广场,是一重重寺院和佛塔钟楼,在月光的照耀下,散发着金黄色的光芒,显得无比的富丽堂皇。78中文更新最快 电脑端:https://om/  李逸之暗暗冷哼,这佛门还真是富有啊,仅仅一座寺庙就修建得如同皇宫一般。  目光所及的各种佛像,尽皆是青铜铸造,也不知道耗钱多少,也难怪北周武帝要灭佛。  实在是这群和尚太奢侈了,又不事生产,不灭你灭谁。  这时,一个清醇的声音在天地间响起,又似在耳边呢喃:“实在是惭愧,如果不是楚国公故意泄露气息,老道都还没有察觉过来。”  声音未落,一道人影出现在白石广场对面。  那是个峨冠博带的老人,留着五缕长须,面容古雅朴实,身穿宽厚锦袍。  他气息飘渺出尘,宛若要乘风归去一般,正是三大宗师之一的散人宁道奇。  李逸之看着宁道奇,眼神露出凝重之色。  对方虽然站在那里,却又似乎远在天边一般,气息宛若融入了天地间,缥缈不定。  李逸之负手而立,他看着宁道奇说道:“我今晚为取传国玉玺而来,并不想与你一战,散人还是莫要逼我出手,否则你明日与宋阀主决战,怕是必输无疑。”  宁道奇眼神纯净,宛若赤子一般,他微微叹息道:“楚国公何必如此心切,洛阳选帝在后日举行,如果你能够获得慈航静斋的认可,这传国玉玺自然是你的。”  李逸之冷笑道:“散人你这是欺我无知么?天下人谁不知道,这所谓的洛阳选帝,不过是慈航静斋搞出来糊弄世人的把戏,目的是为了替李唐造势。再者说,我李逸之做事,何须她慈航静斋来认可。”  宁道奇并没有反驳,而是劝说道:“楚国公何必执着,对于我等修行者来说,追求天道才是唯一的坚持,其他不过是过眼云烟。当年我曾为李世民看相,此人有帝王之相,将来必为千古明君。”  李逸之闻言,不由大笑了起来,说道:“难怪散人空修炼数十年,如今依旧被困死在先天境巅峰,我敢断言,你此生都无破碎虚空的希望。”  宁道奇并没有生气,反而好奇地问道:“哦,楚国公何出此言?”  李逸之沉声道:“我辈修炼,不仅在于强健肉身,更是要强健灵魂,要相信我命由我不由天。但是散人语言间便是以天道为寄托,相信命运乃是上天安排,如此一个人本心都无法掌控的人,又如何谈超过天地,武碎虚空。”  宁道奇淡淡地摇头,说道:“楚国公的想法太过偏激了,天地生养万物,我们生存在其中,自当应该心存敬畏,而非漠视,甚至是敌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