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章:飞马牧场(7/10)

第一长江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洛阳选帝之事,在极短时间内,就传遍了天下。  一时间,各方纷纷闻风而动。  对于天下诸侯来说,传国玉玺是天下正统的象征,谁能够得到它,便拥有了正统的大义名份。  而对于江湖武者来说,传国玉玺则是一枚来自仙界的奇石,如果能够用以修炼,可以得到种种神奇的效果。  当年宁道奇,便从慈航静斋手中,借了传国玉玺三年。  因而一时间,无数人纷纷赶往洛阳。  就连塞外的武尊毕玄、高句丽的奕剑大师傅采林,也纷纷动身前来了。  久居磨刀堂中的天刀宋缺,也因此走出了岭南山城,朝洛阳赶来。  这对于天下人来说,洛阳选帝,注定是一场百年难遇的盛世。  不过,在天下纷纷扰扰中,李逸之已经赶到了飞马牧场。  他以神足通赶路,数百里路程,不过一天的时间而已。  进入飞马牧场,李逸之并没有表明身份,而是用了化名,目的是前来为朝廷购买战马的。  当初罗通攻打竟陵时,飞马牧场因为和独霸山庄是盟友关系,因而出兵协助了。  但因为有李逸之的特意吩咐,因而在事后,罗通并未继续攻打飞马牧场,这也让飞马牧场就这么存留了下来。ァ78中文ヤ~⑧~1~ωωω.7~8z~w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  不过,飞马牧场虽然保留了下来,但是飞马牧场的私军被强行解散了,城墙也被拆除了,日后飞马牧场只是个牧场。  虽然李逸之只是用了个化名,但还是被飞马牧场的人恭敬迎了进去,大执事梁冶亲自迎接。  “李太仆这次亲自前来,不知道要购买多少的战马?”  梁冶试探着问道,如果不是李逸之出示了官印和朝廷文书,他都怀疑对方是假冒的了。  毕竟,太仆可是朝廷九卿之一,掌管着朝廷马政。  如此显赫的身份,竟然单独前来,连个护卫都没有带,实在是让人疑心。  当然,更关键的,还是李逸之太年轻,让人不由地怀疑。  李逸之微微一笑,说道:“不知道你们飞马牧场里,有多少的战马可以出售?”  购买战马只是李逸之的一个借口,当然,如今他也确实需要补充大批的战马。  接下来他要发起统一之战,日后还要防备突厥人的侵略,组建大规模的骑兵已经是迫在眉睫了。  梁冶说道:“大约有十万匹。”  “十万匹我全要了,并且在接下来两年内,你们有多少战马,都可以第一时间联系朝廷,我们全部接手。”李逸之说道。  梁冶大喜,他随后又有些担心道:“太仆,不知道这价格和结账…?”  李逸之淡淡道:“价格就按市场价,至于结账,以前你们怎么结账,日后也怎么结账,反正朝廷不会亏待你们的。”78中文最快 手机端:https:/om/  随着地盘的扩大,以及新式钱币的推广,让朝廷的财政非常富裕。  购买十万匹战马,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。  梁冶连连躬身点头,右手虚请道:“太仆,我们场主已经在客厅设宴等候了,快里面请。”  跨进客厅,李逸之见到了飞马牧场场主商秀珣,一位国色天香的女子。  商秀珣身着淡紫色劲服,身形高挑,在腰间扎在一条玉带,裹出了凹凸有致的曼妙身材,特别是一双笔直的长腿,更是引入瞩目。  相比于其他女子,商秀珣的皮肤呈微微古铜色,但却更显出一种别样的青春气息。  她五官精致,看不出任何瑕疵;一双美眸纯净深邃,在浓密的眼睫毛下,给人一种神秘感。  商秀珣迎上前来,拱手一礼,动作英气逼人。  她用清脆悦耳的声音说道:“李太仆亲自前来,秀珣未能亲自远迎,还望海涵,快里面请。”  李逸之微微一笑道:“商场主客气了,请。”  进入客厅后,双方落座。  之后就是非常官方式的交谈了,对于李逸之下的大订单,商秀珣自然是万分同意。  自从罗通率军攻占了竟陵,就给飞马牧场下过通知,日后飞马牧场的战马,只能够卖给朝廷,否则以谋反罪论处。  因而,商秀珣其实一直在担心着,朝廷会压低价格,压榨飞马牧场。  如今李逸之既然提出了以市场价购买,且两年内有多少要多少,她自然也就放心了。  当然,商秀珣自然也不会真按市场价来,肯定要低一些的,不然就是她自己不知进退了。  宴席过后,李逸之就被安排住下了。  毕竟这可是十万匹战马的大生意,他接下来一段时间,肯定是要初步检查的。  夜晚,李逸之来到城堡的后山。  穿过竹林和瀑布,又经过一处山林,他最终来到了一处临崖的台地前,上面建有一座两层小楼,形势险要。  这便是鲁妙子的居住处了,此时二楼尚有灯火,说明他还未休息。  “贵客既临,何不上来一见?”  这时,一个苍老的男声从楼上传来。  李逸之走近小楼,看到正门上的牌匾上刻着安乐窝三个古朴大字,竟给人一种安详宁和的感觉。  走过正门,便看到入口处两道梁柱挂有一联,写在木牌上。  “朝宜调琴,暮宜鼓瑟;旧雨适至,新雨初来。”  字体飘逸出尘,苍劲有力。  进入小楼,李逸之拾阶而上,来到了二楼。  这二楼以屏风分为内外两间,外间明显是客厅,摆着圆桌方椅,以及些其他家具,在两盏垂下来的宫灯映照下,有种古雅的气息。  一位峨冠博带老者,正站在窗前远望,仅看背影,给人有种高山仰止的气势。  李逸之微微一笑,拱手一礼道:“晚辈不请自来,还望没有打扰到前辈。”  “哦,看来你是专程了寻老夫的!”  这时,鲁妙子转过了身来,眼神透着些好奇之色,说道:“老夫倒是不知道,我隐居此地三十年,竟然还有人找到了这里来。你是何人,又是如何知道这里的?”  李逸之没有回答,而是说道:“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说乎,前辈不先请我喝一杯你的六果液?长夜漫漫,我们自然有长谈的时间。”  鲁妙子缓缓放下了心中的警惕之心,他爽朗一笑,道:“倒是老夫失礼了,小兄弟请坐。”  两人很快便相对而坐。  李逸之看着鲁妙子倒了两杯六果液,一股醉人的酒香味,很快便弥漫了整个二楼。  他端起一杯缓缓饮进,果酿入喉,酒味醇厚,柔和清爽,最难得是香味浓郁协调,令人回味绵长。  鲁妙子看着李逸之闭眼回味的模样,也心情愉快地说道:“此酒是采石榴、葡萄、桔子、山渣、青梅、菠萝六种鲜果酿制而成,经过选果、水洗、水漂、破碎、弃核、浸渍、提汁、发酵、调较、过滤、醇化的工序,再装入木桶埋地陈酿三年始成,味道不错吧!”  李逸之睁开了眼睛,赞道:“的确是难得一见的绝世佳酿,好酒我喝过不少,但是能够与此比肩者,却是几乎没有。”  鲁妙子笑了笑,随后问道:“这酒也喝了,你也该说什么你的来历和目的了吧。”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手机版网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