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十四章:掌控太守府(上)

第一长江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李逸之脸色平静,道:“昨日我让你着手准备,铲除竹花帮,不知道张都尉开始了没?”  张云和一副你不懂的样子,他不耐烦地摆了摆衣袖,道:“李太守,此事本将已经知晓,自会处理。”  李逸之不由轻笑出声,他摇了摇头,真是无知者无畏啊。  “看来张都尉,是根本没有把本官的话,放在心上啊。”  张云和脸色沉了下来,道:“李太守,就算你要本将铲除竹花帮,也至少要给我时间准备才是,半个月内,本将自然会做到。”  李逸之道:“我自然知道张都尉需要时间准备,否则如何去勾结竹花帮帮主,派人来刺杀本官。”  哗!哗!  堂中众官吏哗然,纷纷看向了张云和。  他们虽然不把李逸之放在心上,但是却也没有胆子,去刺杀对方啊。  再说,官场争斗,最忌暗杀,这是潜规则。  否则今天你暗杀我,明天我刺杀你,那大家都不用玩了,全部得死。  张云和‘怒发冲冠’,喝道:“李逸之,你要血口喷人,污蔑于我。我好端端的,干嘛要找人刺杀你。”  啪!  李逸之一掌拍在了案桌上,上面的笔筒瞬间倒翻,一支支毛笔掉落在了地上。  众人心中一颤,他们惊惧的抬头,蓦然发现,眼前的新任太守,似乎在瞬间换了个人般。ァ78中文ヤ~⑧~1~ωωω.7~8z~w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  不再是昨日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,而是浑身散发着沉重的气势,宛若排山倒海一般,压在了他们心头,几乎难以喘过气来。  薛镇和高守义心神颤动,忽悠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,背上冷汗直冒出来。  李逸之豁然站了起来,逼视着张云和,喝道:“还敢狡辩!好,今天本官就让你心服口服。殷开山,进来。”  张云和浑身一颤,他艰难地转头,就看到殷开山从左侧走了出来,恭敬地站在一侧。  “你!你!”  他指着殷开山,浑身哆嗦地说不出话来。  张云和心中震惊,为什么殷开山会出现在太守府,而且看样子,还非常畏惧李逸之?  哗!哗!  周围的官吏们再次哗然,看张云和目瞪口呆的样子,看来此事是假不了了。  李逸之冷笑一声,道:“恐怕你还不知道吧,因为认识到了以前的错误,殷帮主昨夜特意来到太守府,率领竹花帮向官府投诚了,并且把你的阴谋,全部告诉了本官。”  张云和这时也冷静了下来,却依旧没有半点畏惧。  他直视着李逸之,高声道:“哼,就算是我做的又如何,这太守府内,所有士兵皆听我号令。识相的,你好好做尊菩萨,本将也懒得管你,否则,恐怕那天夜晚就人头落地了。”  “还有你,殷开山!”  张云和转头,直视着殷开山,冷冷道:“好,很好,你竟然敢背叛我。现在,你就等着被宇文总管灭帮吧。”  殷开山只是淡淡看着,眼中透着怜悯之色。  真是一个蠢货,连对手是什么人都不清楚,也敢这么狂妄,死了也活该。  李逸之被气笑了,他高声道:“张云和意图刺杀本官,以下犯上,罪不可赦,给我拿下。”  “哈哈,李逸之你是不是傻啊,这太守府里都是我的人,你竟然想拿下我。”张云和猖狂大笑,一副看白痴的样子。  李逸之转头,示意了殷开山一眼,道:“杀了他。”  虽然他出手,也能够轻易斩杀张云和,甚至可以更好得震慑众官吏。  但是,能够不暴露武功,他暂时还不想暴露,以免引起宇文化及的注意。  殷开山没有半点迟疑,他大步跨出,手中的竹棒宛若闪电般刺出,划破空气,直刺张云和的心脏。  张云和不过是个草包,狐假虎威还行,武功不过勉强达到二流而已,如何是殷开山的对手。78中文最快 手机端:https:/om/  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,殷开山的竹棒就直接穿透了他的心脏。  “你!你!”  张云和低头,不可置信地看着胸口。  他艰难地抬头,想要说些什么,却再也没有了体力,身形晃了晃,就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。  堂内的争斗惊动了外面的侍卫,他们跑了进来,看了看地上的张仕和,又看了看神色威严的李逸之,不知道该如何办才好。  李逸之目光淡淡地看了侍卫一眼,道:“退下。”  侍卫头领浑身一颤,他感觉双眼生疼,连忙弯下了身子,带着人退了出去。  议事堂中,寂静无声。  所有人都像是被掐住了脖子一般,敬畏地望着李逸之。  谁也没有想到,仅仅是一天的时间,这个新任太守,就这么手段果断的,解决掉了都尉张云和。  特别是通守薛镇和郡丞高守义,更是浑身颤抖,生怕李逸之把他们顺手也收拾掉了。  而理由,其实也有现成的,那就是借口政务,迟到了三个时辰。  李逸之目光扫过众人,所有人都纷纷低下了头来,他平静地说道:“本官其实是个很好相处的,只要你们听命令,认真办事,该给你们的,一样都不会少。”  “但是,谁要是再敢阳奉阴违,或者是勾结外敌,那么张云和,就是你们的榜样。”  众人连忙拜道:“下官不敢!”  李逸之继续说道:“今早的时候,本官传令诸位,辰时前赶到议事堂。但是辰时时,仅有三十二人到了,还有二十多人没到。”  说到这里,他停顿了一下,看到场下许多官员,都浑身哆嗦了一下,面色煞白。  “第一次,诸位不懂本官的规矩,因而本官也就暂且不深究了。但是这件事情,本官暂且先记着。迟到一个时辰的,记小过一次;迟到两个时辰的,记大过一次;迟到三个时辰的,记警告一次。”  李逸之平静地说道:“日后就看你们的表现了,如果再出差错,两罪并罚。同时,对于今日能够按时赶到的人,每人赏银五十两。”  “谢太守!”  众官吏有喜有忧的。  那些得到赏银的小吏,自然是个个眉开眼笑,对于他们来说,五十两银子可不是个小数目。  而那些被记过的官员,心中也纷纷松了一口气,虽然脖子上还吊着个绳子,但只要日后认真办事,今天的事情也就过去了。  通守薛镇和郡守高守义对视了一眼,心中感叹李逸之的手段高明。他们暂时不敢再生出什么轻视之心,日后只能够老老实实的听话,以免被清理了。  殷开山站在一旁,全程看着,心中也不得不佩服李逸之,同时对未来,也更加期待了起来。  跟着这么一个厉害的人,未来肯定能够博得一番前程。  看着一群被慑服的官吏,李逸之微微点头,随后问道:“在郡兵之中,谁和张仕和的矛盾最深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