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一章:绑架

第一长江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砰!砰!  院子中,两道身形在黑夜中快速交错着,不时发出剧烈的碰撞声。  因为速度太快,又在夜色中,让山田光子都分不出清楚谁是谁了,只是感觉每一次碰撞,空气就要炸开一次。  那强劲的疾风,吹得周围的灯笼都摇晃个不停,似乎要随时坠落一般。  李逸之只感觉浑身血气沸腾,他出拳迅猛,如泄洪之水,滔滔不绝,竟然起手就开始压着陈真打了。  这让他心中极为舒畅,似乎有一口闷气,从身体中倾泻了出来。  和陈真认识了两年,每次对练,基本上都是陈真处于绝对上方。  如今形式扭转,自然是让李逸之极为快意,浑身说不出的畅快。  不过,虽然略占了上方,可是想要击败陈真,却不是一时半会可以做的的。  毕竟相比起他的刚突破,陈真算得上是老牌的了,因而虽然力量没有他大,但是却用丰富的战斗技巧给弥补了。78中文最快 手机端:https:/om/  十几分钟后,李逸之和陈真再次碰撞了下,然后各自退开。  陈真面色通红,热气在他身上蒸腾,他感慨说道:“逸之,真没想到,你实力都这么强了,如今已经超过了我。”  李逸之微微一笑,他缓缓压下沸腾的血气,说道:“我也就是比你力量稍微大了些,若论招式,我还是比你稍逊一筹。”  山田光子走上前来,嬉笑道:“陈真,逸之,你们就不要相互谦虚了。其实谁强谁弱也没有多大关系啦,反正你们关系这么好。”  “光子说的是。时间不早了,我准备去睡了,你们也早点睡啊,不用顾忌我,哈哈!”  李逸之笑了声,就走向了房间。  身后传来山田光子恼羞的声音:“逸之,你讨厌。”  …………  时间一天天过去,转眼间就是半个月了。  这段时间,黑龙会的虹口道场过得很痛苦,因为陈真每天都会上门踢馆。  他们请遍了整个上海的日本高手,甚至从日本调来了高手,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打得过陈真。  如今在上海,黑龙会的虹口道场,已经是声名狼藉。  而与之相反的,陈真却是声名鹊起,逐渐成为了人们心中的英雄。  没办法,谁让陈真逮着日本人死磕,就算是他女朋友是日本人,也逐渐被大家接受了。  因为,如今的中国,实在是太需要英雄了!  日本领事馆。  藤田刚一脸冷色的跪坐着,他最近的心情很不好。  调查共荣社的事情,到现在依旧没有半点线索;而原本被他弄得声名狼藉的陈真,如今竟然成了中国人的英雄,天天逮着虹口道场猛打。  这半个月下来,败在陈真手中的日本高手,已经有十三个了。  这让他原本想通过虹口道场,来打破中国武术神话的计划,直接成了同僚眼中的笑柄。  日本领事走了进来,他手中拿着一份电报,说道:“这是刚接到的国内电报,船越先生已经答应,明天启程来中国。”  藤田刚接过电报,飞快看了眼,说道:“好。船越文夫乃是我大日本第一高手,对于陈真,想来应该没有什么问题。领事先生,还请你安排上海的各大报纸,纷纷报道此事,一个星期后擂台上见。我要光明正大的,打垮中国的武术界。”  日本领事点点头,转身又离开了。ァ78中文ヤ~⑧~1~ωωω.7~8z~w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  藤田刚冷笑了声,自语道:“船越文夫虽然号称日本第一高手,但是年纪终究是大了,而且又不擅长攻击,因此即便是化劲,恐怕也不一定是陈真的对手。看来,为了万无一失,就只能使用些非常手段了。”  “来人,给我去秘密抓捕收留陈真的李逸之。”  …………  第二天,整个上海都轰动了。  各大报纸全部都在大篇幅地报道,一个星期之后的擂台战,甚至有人称,这将是中国和日本的终极一战。  看着报纸上的报道,陈真没有再去虹口道场挑战了。  他知道,既然日本人应下了这一战,那最后出场的,必然是个高手,他需要养精蓄锐,全力准备。  李逸之也没有出门,为的是防备日本人再使黑招,毕竟藤田刚可是个不择手段的人。  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,李逸之虽然没有和陈真切磋,但是却在不断交流对拳意的想法。  如今,李逸之已经有一些思路了。  只是,总感觉像是雾里花、水中月,虽然能够看得到,却是无法抓住。  擂台比武的前一天下午,高晟急冲冲敲开了李逸之的大门。  高晟惊慌失措地说道:“逸之,不好了,嫣然被人绑架了,对方指名要你出面去赎人。”  李逸之一怔,随后就是皱眉,说道:“高叔,嫣然被绑架,对方为什么要找我?”  要说起来,自从法庭一别后,他就再也没有和高嫣然见过面。  因而,两人根本没有多少关系。  就算是被绑架,要找的人也应该是高晟才是。  可是如今却指名道姓的要找他,这让李逸之第一时间想到了日本人。  因为明天就是擂台赛了,如果日本人要使什么黑招,今天是最后的机会。  高晟就这么一个女儿,早就慌了神,急声道:“我怎么知道,他们为什么要指明着找你。逸之,这件事情你一定我帮帮我啊,高叔求你了。”  李逸之点头,道:“高叔你先别急,此事我不会袖手旁观的。再说,既然对方指明着要找我,那么真说起来,嫣然还是被我连累了。对了,对方还有说什么么?”  高晟闻言,稍微镇定了下来。  他看着李逸之,面色变幻了几下,最后才叹声说道:“什么连累不连累的,就不要再去说了,现在最重要的是,是救回嫣然。对方让你马上前往阳山会馆,带上十万两银子的庄票,我已经准备好了。”  高晟说着,扬了扬手中的小黑包袱。  李逸之接过小黑包袱,说道:“高叔,你先回家等消息吧,我跟我朋友说声,立马就去。你放心,我一定会安全带回嫣然的。”  “逸之,此事就拜托你了。”  高晟郑重说道,他重重地拍了拍李逸之的肩膀,转身就离去了。  陈真和山田光子刚好走了过来,他问道:“逸之,出了什么事情?”  李逸之说道:“我邻居高叔的女儿被人绑架了,点名要我去赎回,我需要出去一趟,晚饭前如果我还没有回来,你们就先吃吧。”  陈真瞬间就反应了过来,说道:“你的意思是,这可能是是日本人的把戏?我和你一起去。”  “不用,你去了,反而可能会让事情更糟。好了,你就养精蓄锐,应对明天一战吧。”  李逸之说着,就转身离开了。  山田光子满脸忧色,说道:“陈真,逸之会不会有事啊?”  “放心,以逸之现在的武功,只要不是碰到火枪队,逃命应该不是大问题。”  陈真嘴里虽然这么说着,心中却也是担忧不已。